老挝酒店预订平台

目前由于疫情关系,老挝酒店平台暂时不开放


寮或老(老挝语:ລາວ;法语:Laos)作为正式国名出现始于1893年,法国人以佬族的族名为其在澜沧故地建立的老挝保护国命名。“老(佬)”与“寮”在老挝语中其实是同一个意思,据信是侗台语的第一人称,和壮语的“僚”系同源词,仡佬族,古僚人,以及古书蔑称的“獠”族,都和此有关[19]。

老挝在华人地区的国名译法有所不同,中国大陆、香港和澳门称老挝wō,台湾、马来西亚和新加坡称寮国。中文古籍中,曾称老挝为南掌、兰章、澜沧、缆掌、老挝、老抓、老丫、潦查等等。而在越南古籍中,被称作“哀牢”和“牢国”,简称“牢”。日本汉字还有“罗宇”的称法。在20世纪50年代前中国大陆的报纸在报导老挝新闻时使用的中文名称上比较混乱,有称“寮”、“佬”、“辽”等等。陈毅最终决定将译名定为老挝[19]。在台湾和东南亚的华人仍称之为寮国。

“老挝”的译名由来说法不一。“老”字即代表佬族的族名,而“挝”字的意义则有多种说法。“挝”读作“zhuā”音,意为用指或爪挠、敲打[20]。中国古籍曾将“老挝”记为“老抓”。在中国大陆,“老挝”曾读作“lǎozhuā”;1962年之后,才将其“挝”字读作“wō”音,且只有在“老挝”一词中读作此音[21];在台湾,此词仍旧沿读古音[19]。明人谢肇淛的《滇略》曾记载“老挝,俗称挝家,以其夷好配雕爪云”,《(康熙)云南通志》记录称“老挝军民宣慰司,其彝佩雕爪为饰,俗称为挝家”。由此可见,因时人发现佬人喜爱佩戴雕爪,于是称佬人为“爪”家,随后又讹作“挝家”,与佬族自称“老”合称为“老挝”。亦有说法称,《纪古滇说》曾出现“挝国”称呼,即孟苏瓦国,因此“挝”字即“苏瓦”(Sua)的音译[19]。也有说法称老挝一词的原文对应为“ເມືອງຊວາ”(Muang Chua),汉字转写为“猛挝”,说明“挝”来源于琅勃拉邦古称“ຊວາ Chua/Sua”[22]。

老挝语中,习惯将老挝国家简称为“孟老”(ເມືອງລາວ Muang Lao)。“孟”是泰语民族常用的地名前缀,在泰语中的本意是拥有城墙的城镇及其周边的附属村庄,且其统治者至少拥有“坤”的爵位
老挝北部分布着常绿的热带雨林和季风雨林,南部则主要是落叶林。季风雨林区域的土地覆盖着高大而粗糙的野草。老挝境内分布广泛的植物有竹、灌木和小果野蕉,以及数百种兰花和棕榈树;产柚木、花梨等名贵木材。老挝境内的哺乳动物、爬行动物和两栖动物各约有200种,还有约700种鸟类。常见的哺乳动物包括印度野牛、鹿、熊和猴;常见的爬行动物和两栖动物包括蛇、石龙子、蛙和壁虎。大象、犀牛、老虎及数种野牛、猴和长臂猿属于濒危动物。1993年,老挝政府将全国21%的领土划为自然环境保护区[72]。


布拉万高原运送原木的卡车
老挝面临着严重的森林砍伐问题[73],该难题由农业刀耕火种、商业开发、水电设施建设、人口增长、外来的野生动物需求,及非木材食用及药用产品需求等因素共同导致。1992年的政府调查显示,老挝国土的森林覆盖率为48%,而2002年的调查中,该数字已经降低至41%。根据老挝当局消息,由于水电站建设及非法砍伐,老挝的森林覆盖率可能已经降至至多35%。联合国开发计划署曾警告称:“保护老挝人民民主共和国的自然环境和可持续利用的自然资源,对于脱贫和经济发展至关重要[74]。”非法砍伐行为泛滥。根据环保组织的统计,每年有50万立方米的原木被越南人民军所有的企业砍伐并运往越南加工[75][76][77][78]。

老挝在湄公河的水电站建设亦为河流的生态环境带来威胁。2012年开始建造的沙耶武里水电站引起环保人士的大量抗议。根据英国《独立报》的调查,环保组织称该水电站将给6000万人造成不利影响,而湄公河下游涉及越南和柬埔寨,其政府亦对该计划表示反对。湄公河委员会警告称:“(沙耶武里水电站)从根本上破坏了湄公河水产资源的存量,产量和多样性”[79]。澳大利亚洛伊国际政策研究所的客座研究员米尔顿·奥斯本(Milton Osborne)称:“在将来,湄公河将不再是鱼类的丰富来源和繁荣农业的保障,这条处在中国下方的大河的规模,可能会变得仅比一系列贫瘠湖泊大一些

搜索内容